從大吉嶺到克什米爾:漫游在喜馬拉雅山的靈魂深處,聞中,電子書,mobi,pdf,txt,epub,kindle,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

原創 qiangshuai521  2019-12-17 17:52  閱讀 38 views 次
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:Unite主題

從大吉嶺到克什米爾:漫游在喜馬拉雅山的靈魂深處,聞中,電子書,mobi,pdf,txt,epub,kindle,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

從大吉嶺到克什米爾:漫游在喜馬拉雅山的靈魂深處,聞中,電子書,mobi,pdf,txt,epub,kindle,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

從大吉嶺到克什米爾:漫游在喜馬拉雅山的靈魂深處,聞中,電子書,mobi,pdf,txt,epub,kindle,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

本文書籍獲取方式:

1.掃描左邊微信二維碼免費獲得,添加備注,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。

2.掃描右邊微信二維碼,添加微信公眾號:超級讀書繪,打包下載。

3.鏈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dPvEDyr63B7jfmuF7qiHHA
提取碼:p26w

而且,在《薄伽梵歌》中,克利希納便明確表示,悲傷與人的真實本性是相矛盾的,“你說著理智的話,為不必憂傷者憂傷;無論死去或活著,智者都不為之憂傷”。悲傷有悖于人的本性,它毋寧像是入侵者,就像入侵人體系統的細菌一樣,并不是真實人性的一部分。

由于我的督促,讓Nitesh帶我直奔主題,我要看看夜里發光的地方。他早已覺得我這個游客有些奇怪,不游景點,而要看發光所在,他也不驚訝了,而且他也輕松。于是帶我到了Satbunga村莊,看到山頂上的賓館Casa Dream the Resort;又帶我到了Dutshkanedhar村莊,看到了三個巨大的電柱,立在山頂的地方;午飯后,還順便帶我去看了另外一個絕佳的賓館Krishna Orchard Resort,也是在山頂上,絕壁凌空,看日出與日落,都是凡間罕有其匹的至尊所在。但是,我的內心多少是失望的,遠不如我事先之所料。

然誤打誤撞之下,畢竟借著那兩個賓館的夜光,參拜了這里最有影響力的濕婆神廟。心想,這種借力,復何曾不是人事的種種緣起、種種妙用呢?這便是中國人所謂“未濟”的世間法了?!拔锊豢筛F也,故受之以未濟終焉?!蓖ㄟ^健行不息的行動藝術,在無有窮盡的二元世界里行走,完成一個不二論的自我,以行動來確證真理,此當是很有力的一個生命路徑。就此世間法而言,《周易》與《薄伽梵歌》實在一脈相通,中印兩國的古圣人之間定是惺惺相惜,相逢之下,會抵掌而大笑的罷!

尚值得提筆一記的是,在我請導游與司機用午餐期間,當時,在一個山上很不錯的餐廳,那位五大三粗的司機卻突然躲到了我看不見的地方用餐去了。導游Nitesh說:“He is shy!”我一愣,便讓服務員把我點的可口可樂也端一份過去給那位“害羞”的司機。其實我馬上猜到,他很可能是一位低種姓家庭出身的印度人。

回來Kafalia我的住屋時,我收到了美國的孫智燊教授的一段微信,里面說:“學玄奘、學徐霞客,寫精神探勝記(a journey of spiritual adventure)?!蔽蚁胛掖蟾攀窃谔絼俚穆飞?,只是未曉是外在的探勝,抑或內在的探勝,此義尚未分明。

而那一對尼泊爾夫婦看上去卻非常高興,我想他們也許有著一份對我安危的掛慮與憂心吧。在我記這段文字的時候,我不禁回憶起他們的那種開心的溫暖眼神。后來,他的那位主人說,他們許多天之后,還一直在與村民談論著這個看上去有些特別的遠道而來的中國人呢。

第三部分

我的車大多時候是行走在了雄峻的高山之巔,我已經離開了Kafalia,那個闃寂寧靜、教人心生眷戀的山間幽谷,準備奔赴Ramgarh的Mahesh Khan森林,要去拜訪詩人泰戈爾的舊家,探望他偉大的詩篇《吉檀迦利》與《新月集》初初落筆時候的靈感之宅。

車行途中,我從山上遙遙望去,只見一片太虛蒼茫,眾生如同螻蟻,時空則似巨網,心中不免悵然。而一旦吟及泰翁那些絕美且富于智性的詩篇、智性的詩句,精神復又鼓翼欲飛,重新振作,想起有此等詩人詩歌,與吾人共處斯域斯世,此該是何等幸福、何等令人驕傲的人間!

詩人的歌聲純然發乎神啟,他如此說道:“當你命令我歌唱的時候,我的心驕傲得近乎破碎,凝望著你的臉,淚水充盈了我的雙眼?!?/p>

可是,于喧嘩與騷亂的人群之中,卻又有多少人終其一生都在錯過詩歌的那份美好,鐵石一般立著,心腸中掀不起半絲的感動,恰似枯木衰草、寒巖石器,了無生意。就如萬物落入了看世界、看鮮花的眼睛,全是靜止了的物理。

物理意義上的花,或對科學有意義,而越過物理的美則不然,美是必須觸及人心的。但無數人在朝露、鮮花與霞光面前,其心卻是暗昧未開,夜色深鎖,無法生成彼種驚喜與幸福的心悸,實在是可哀復又可嘆!故教我常常不解的是,造物制作人之品類眾多,其如是布署參次之真實秘意究竟何在?

美是智慧的核心,詩中的美物,尤是文化創造的深層智慧,那是至尊存在的微妙授意。然世界的古老智慧,大體源出于東方,東方的智慧來自喜馬拉雅山,喜馬拉雅山的智慧,則又來自于這無有窮盡的森林與雪峰。圣人們一起默認了這一點:未顯現的知識與智慧就隱藏在了它們的底下。恒河女神的上溯,亦必是雪山女神,雪山的高處,就是濕婆圣地吉羅娑山(Kailash)。古時的圣者,兼之更為精深的禪定,直參宇宙心靈的最高層次,面對至尊的神性,探明究竟,一旦返身,其全部的所得,常常會以詩歌或寓言流傳人間。

我們現在的車子直奔拉姆格哈而去。我喜歡Ramgarh這個名字,還喜歡這雪山當中Rampur、Ramnagar、Ram Sanehi Ghat等等悅我耳目、亦悅我心神的名字。因為它們都在遙指古代那位雄拔英挺的王子,他正直、勇敢、仁慈,且深愛智慧,他被放逐于此間森林之中,復又成就了最高的覺悟,為空虛的世界建立起正法的梁柱。他的父親叫作十車王,他的古魯即極裕仙人,也因此而被各種詩歌記載,詩篇都極為巨大,一個叫作《羅摩衍那》,還有一個則叫作《摩訶羅摩衍那》,作者是蟻垤,印度歷史上最偉大的、最古舊的詩人之一。

這種以詩歌敘述英雄與半神人的故事,收藏了生命智慧的歌吟方式,此后于印度的歷史上浩浩湯湯,芳澤流播今世。以至于近代,摘走了東方第一塊諾貝爾文學獎獎牌的詩人泰戈爾,便是其間的重要代表。英語詩人雪萊有一句話極為深刻,他說:“詩人是世界未經承認的立法者!”以此拿來論斷泰戈爾在精神與智慧界上的成就是恰當的。我不止一次地聽說,隱居大雪山的諸圣者,亦是對世界中的這位詩人頂禮。

泰戈爾天秉驚人,孩提時代就已經寫出了智慧飽滿的《頌神曲》:

當你蟄居在眼里,眼睛如何凝視你;當你深居在內心,內心如何知道你。

這種返身而誠的內明之智,幾乎達到了天啟圣典《由誰奧義書》(Kena Upanishad)的崇高品質。

而那一年,繼承了與他一樣天秉的女兒,他最是疼愛的掌上明珠二女兒拉妮卻生起了重病。這事發生在1903年的春天,在妻子默勒納妮莉·黛維去世后的幾個月。醫生如是建議,送她去山區,換換人間的空氣。于是,泰戈爾遵照醫囑,帶著她和自己最小的兩個孩子:女兒米拉和兒子薩明德拉,一起啟程,來到了喜馬拉雅的山區阿莫拉與拉姆格哈。

在眾人的記載當中,次女拉妮年紀雖小,卻是一位具有獨立見解的非凡女孩,故深得父親泰戈爾的歡心,如今卻病體垂危。在山中,他曾給他的朋友普利亞納特·森(Priyanath Sen)寫信道:“如今,我生命的船帆正穿行在風暴當中,我想,……我要到達港口,把分散的家庭聚集在一起,再次希望和平地生活在這個人世?!?/p>

于是,他在綠意蒼茫的大自然的啟示之下,又在心愛孩子的陪伴當中,不僅開始對命運、宇宙、人神,還有生死觀念都展開了深度的思索,開始了孟加拉語的《吉檀迦利》的創作;又從自己的早期作品中,專門整理出與兒童有關的詩歌,并覺得有種種的不足與不完整,所以又寫了一系列的新詩加入,大約有了三十來首。因此,后來問世的《新月集》,乃是他新舊混雜的詩匯,然而,在世界文學史上,這部詩集與《吉檀迦利》一樣,都是無與倫比的,它的溫愛、它的美麗、它神秘的微笑與孩童圣潔的臉,俱在其中閃耀著光??墒?,令人嘆嗟的是,明月之珠的生成,乃多因起于蚌病,世事人間之功業,卻免不了種種的困頓與坎壈,甚而磨難重重。秋天還沒來得及靜靜地享受,他的這位天才女兒便去世了,一去不回。

幾個小時后,我們到了Mahesh Khan的森林公園。大門居然緊緊閉鎖。我不知道為什么汽車不能進來,留下了十公里的路程,報道說是有蛇、豹子,難道是因為危險?還是年久失修的緣故?然而,我既然來了,便是一定要進去的。因為限制車子,只好讓司機留在外面,等我出來,估計會在中午前后出來。于是,我便一個人進入了Mahesh Khan深沉無邊的森林里面。

為防不測,司機告訴了我他的名字叫Madan,也給了我電話,我在朋友圈里面留了一點信息,便孤身一人進去了。我以為自己可以很快就出來的,故只穿一件單衣,雨傘也沒有帶上。

這是一條極為幽寂的林中小徑。我走在里面,越走越深,似乎在穿山,石頭在動,聲音很多,有點奇怪。我知道這是靜寂生出的幻覺。森林外有大大的太陽,森林里面卻已是天昏地暗。烏鴉在嘶鳴,猴子在啼叫,天上隱約有了雷聲在響。臨面的全是參天的古木與朽壞的死樹,濃蔭匝地,遮天蔽日。我進來了,我想,諸神看見了,蛇與豹子也一起看見了??墒俏业墓陋?,如同天堂的一匹馬。

看來,是要下大雨了,我的腳步擦地的聲音緩了下來,我看看自己,也已經行走了四十多分鐘了,便想打個電話給司機,可能我的行走會不止一二個小時,希望他能夠一直等著,在森林的外面。其實,也是不安了、寂寞了,想與人類說說話……

突然,我發現,里面居然沒有任何的信號!是的,沒有信號!不但沒有網絡,甚至連電話的信號也沒有,無法打通!有一些拐角隱約似有,但也很弱,一閃一閃,如同鬼火,我心里有些大不安,似潛伏于中的怪獸。

就這樣,我在不安中又行走了半個多小時,終于,我自遠處聽到了羊的咩咩叫聲,心中一陣狂喜,我知道有羊,那必是有牧羊的人了。于是加快腳步,很快,我見到了帳篷、牛牷、羊群、房屋,甚至……對,甚至人類!

是的,我遠遠地看見了人類,那是一個老人,還有,那里又有兩個老年婦人。走近了,發現有多個帳篷,二三間房屋,還有一個濕婆的神龕。我奔了過去,與他們招手、招呼,嘴里說Namaste!又說Namasgar!我怕他們聽不懂。

但是,他們似乎真的聽不懂,卻只是一個勁地拿眼睛盯著我看,沒有半句話,連問候的回應都沒有。我心里有些發毛,看看周圍散落著的一些牛、一些羊,還有幾條牧羊犬,這些牧羊犬可能以為我是入侵者,便開始對著我狂吠,似乎要撲了過來。

我想,我面前的畢竟是人類啊,我只要真誠、只要友善,笑意盈盈,他們總是會答復我的真誠與善意的吧。于是,我問,你們知道泰戈爾嗎?他有一個舊時的房子在這里面,你們知道嗎?他們還是一樣的僵硬,不說話,我明白了,他們一句話也聽不懂。我便拿出了手機,把我存好的泰戈爾的人與泰戈爾在這里的房子照片給他看、給她看,還有另一個她看。這時候狗已經撲到了我的身邊了,我毫不理會它們,任其狂叫,任其撒野。

這時,他們互相對望了一眼,嘀咕一下,便喊出一對年輕的夫妻模樣的人。那個男人似乎不愿意過來,只是年輕婦人過來,我給她認泰戈爾,認泰戈爾在這里住過的房子的照片。這位婦人一樣地搖了搖頭,表示不知,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語。我有些難過,但問路的心確實是死了,而且,我發現自己第一次被某種冷漠,甚至敵意包圍。

我哈哈大笑,向他們合掌別過,指了指高處的山,他們還是沒有回應,只是看我。于是,我走回到了原來的那條路上。

其實,五分鐘不到,我就看到了一個指示路牌,向上指著的,正是”Tagore top,三公里”。我看了看山峰,不算太高,便順著一條模糊的路徑,就上去了。

但路徑越來越模糊,很快地,只剩下了高過人頂的草叢,還有一些巨型的樹木。這時候,大雨滂沱而至,最糟糕的是:我不但沒有雨傘,而且,我迷路了!

開始時,我還只是一個勁地往上爬行。然森林的深處一無遮蓋,身上只有一件襯衫,冷暗之中,想要回到那個人類的屋子里去躲雨,亦是辨不出那個方向了。雨水中,全身已是濕透,森林中,更是暗淡如夜深。

我定了定神,問了問自己,看樣子,見到生成詩翁泰戈爾的美好詩句的殘舊的屋子,已經不大有希望了!我心想,我走到了這里,應該離那個殘損與毀棄的屋子,其距離不到一公里,但是,我愿意認輸,守住這個距離,尊重它在我生命中的一種存在。第二個問題是:我能夠活著走出這個森林嗎?現在已經完全沒有方向了,不知道來時的路在哪里;還有,快三個小時過去了,那位素昧平生的司機,他會不會還在森林外面等著我?我無法聯系上他,因為沒有任何的信號。中午早就過去了,他其實可以拋下我,帶上我的行李,而我,很可能會永久地消失在森林里面……

我在雨水如注的天地間疾步,一邊不由得胡思亂想。突然,我發現了腳下有一條看似人工所制的水管。我心里面一股暖流涌上,對這個存在界的主人滿是感激。我知道,我只要順著這條管子的方向向下走,必定會是此世的人間。于是,在冷暗當中,在耳際充滿了大雨的滂沱聲響之中,還有我快速下山的嗖嗖之音,它們一起構成了奇怪的音樂,我疾走如飛。

當水管不見了的時候,我已經下到了開始的那段路上。我望了望虛空,辨正了方位,然后往出口走去。我數了數,繞過了21個S型的山頭。終于到了那個閉著的鐵門,司機正在車子里面睡覺,一邊放著音樂……

不管怎樣,我又出來了!

文章標簽:, , , , , , , ,
關注我們: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:掃描二維碼讀路: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、分享。包括mobi、epub、pdf格式的公眾號,公眾號:超級讀書繪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評論已關閉!